咨询热线:010-58895845

交通新闻 Service

交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交通新闻 > 交通新闻
车祸瞬间交警推开同事自己被撞飞不治身亡(图) 来源: 记者:本站记者 发布时间:2011-09-02 点击:405

资料图片:郭胜利

  8月31日晚,正在沪宁高速公路参加全国道路交通安全区域联动整治的南京市交管局民警郭胜利,面对一辆迎面飞速驶来的轿车,伸出双臂推开同样处于危险之中的辅警刘海,自己却被车重重撞出五六米远,当场不省人事。获悉情况后,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南京市市长季建业、江苏省公安厅厅长孙文德、南京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徐珠宝分别作出批示,要求全力抢救这位好民警。昨天上午9:33,虽经连夜抢救,但英勇救人的老民警郭胜利还是因伤势严重,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交警郭胜利

  是位老先进

  郭胜利,男,1955年7月出生,1973年1月参加工作,1982年1月参加公安交通管理工作,199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交通管理局高速公路一大队民警(主任科员),一级警督警衔。参加公安工作以来,先后2次被市公安局评为“先进工作者”,3次受到上级公安机关嘉奖,被江苏省交巡警总队授予“高速公路管理先进个人”。

  危急关头 老民警推开辅警自己被撞飞

  昨日下午,记者赶到了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高速公路一大队(即沪宁高速交警大队),大队所有的民警都沉浸在失去战友的沉痛之中。据警方介绍,8月31日晚上6点,一大队民警郭胜利和郭连喜以及4名辅警,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了沪蓉高速公路(原沪宁高速)南京主线收费站执勤,郭胜利的任务,是检查经过的每一辆7座以上客车,以及危险品运输车,重点查处大型客运车辆超员、疲劳驾驶等严重交通违法行为。

  郭胜利带着两个辅警在“ETC”通道(自动缴费通道)执勤,而郭连喜和另外两名辅警在收费站另一头的缴费通道执勤。和郭胜利一起执勤的一位辅警叫刘海,警方介绍,刘海在事发后回忆,19点刚过,一辆从无锡开往南京的大客车从东向西驶出收费站50米处,郭胜利让其靠边检查,未发现违规问题就让该车辆放行。随后,郭胜利和他返回到安全岛前方检查点。刘海此时正面对着民警郭胜利,而背对着收费站,突然,郭胜利发现对面冲来一辆白色的轿车,郭胜利大喊一声,“嘿”,同时用双手猛推刘海的右肩,刘海被推出一米多远,而郭胜利则伴随着一声“嘭”的巨响,被车撞飞好几米开外,当时就躺在地上不动弹了。

  不幸殉职 坚强挺过14小时终告不治

  事发时,在另一边执勤的郭连喜也听到了刺耳的刹车声和撞击声,他当时就心里一紧,“肯定出事了!”随后,他从另一边飞奔过去,发现一辆车号为苏A73×××的白色别克轿车停在事发现场,车头向右,而郭胜利侧躺在车头的前方五六米处,半个脸朝地,郭连喜抱着郭胜利的头大喊着,“老哥,你醒醒啊!”而在郭胜利的脸部下面已有一摊血,民警将其赶紧送往南京军区总医院紧急抢救。

  事发后,正在大队值班的教导员陈培很快也接到了民警的报告,他一面安排大队民警保护好现场,控制肇事人和肇事车辆,一面带领几名民警火速赶往军区总院。到了医院,陈培看到郭胜利额头和腿都有伤口,几名护士正在给郭胜利做插管,CT片出来后,情况非常不乐观,“医生跟我说,老郭是重度颅脑损伤。”陈培说,听到这个消息,他心里非常难过,希望老郭能挺过来。当晚到昨天凌晨,陈培躺在大队办公室沙发上一夜都没怎么合眼,不时和前方民警连线,关注老郭的伤情进展,其间,老郭的心脏一度还恢复过跳动。然而,经过14小时连夜紧急抢救,老郭还是没能坚持住。昨天上午9:33,郭胜利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警方调查 肇事司机通过时速度过快

  这起悲剧是怎么发生的,肇事车为何会撞上执勤民警?警方表示,详情还在继续调查中。目前查明,肇事嫌疑人王某是江苏某公司专职驾驶员。8月31日下午3时许送公司客户到无锡。当日下午5:20,他返回南京。途中,王某与妻子先后通了个电话,爱人告知其准备等他一起吃晚饭。当晚7:15,急着赶回家吃晚饭的王某,在通过“ETC”自动缴费通道时,由于车速过快,外加疏于观察、处置不当,撞上了郭胜利,酿成悲剧。目前,王某因交通肇事罪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记者调查

  ETC车道退速20

  但司机大多超速

  这起悲剧发生在收费站的自动缴费通道,这是近几年为了加快高速公路通行速度、方便司机出行而推出的举措。记者了解到,ETC自动缴费通道,是通过专用的车道内信号发射与接收装置,对车内的速通卡进行识别并自动扣费的。驾驶员不需要像经过普通车道一样停车缴费,可以直接通过车道。这种电子收费方式虽然快捷,提高了通行效率,但也有一个重大弊端,即驾驶员容易超速。

  “高速公路上一路都开得飞快,到了ETC通道,也很难慢下来”,记者一位在车上安装了自动扣费系统的朋友告诉记者,虽然规定要求通过ETC专用车道时,车辆行驶速度不应超过现场限速标志规定的时速,但很少有驾驶员能自觉遵守的,多数通过速度都比较快,“一般时速限制在20公里,但我每次都是四五十公里的速度过去的,有时还要快些。”记者的这位朋友认为,ETC通道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不是因为公务执勤需要,是不应该站在那里的。不过这也提醒了我,以后通过ETC通道一定要小心减速,万一有交警在执勤查车,很容易发生危险。”

  一家人等他回家吃水饺,他却走了!

  看着他笑意盈盈的遗像,爱人恸哭:你为什么老是笑,不说话?

  在交警郭胜利执勤牺牲后,记者第一时间采访到了郭胜利生前亲友、家属以及同事,其未过门的准儿媳神情悲伤:“他是个很慈祥的人,他对阿姨的好让邻居羡慕,我还没有来得及喊他一声"爸爸",他就走了!”一时间让不少赶来的亲友当场落泪。

  家人痛说

  难得一聚,想吃顿水饺却天人永隔

  昨天下午2点半左右,记者随着郭胜利的亲友,赶到了南京市交管局设在东吴饭店会议室内的灵堂,这时记者发现灵堂内已经摆满了花篮,郭胜利警官的遗像仍是笑意盈盈,他的妻子袁家琴坐在一张椅子上,早已哭得无法站立,而她身旁28岁的儿子郭涛和女友金振艳,也都挂满泪水在安慰袁家琴不要太伤心。

  “本来说好今天一家人聚在一起包饺子的,现在为什么只看着我笑就是不说话啊?”灵堂内袁家琴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这句话。郭胜利警官的儿子郭涛告诉记者,他和他父亲见最后一面,是在上周四,因为在禄口机场做地勤的他起床后没能赶上机场班车,最后也要到交警大队上班的父亲,就将其送到了能赶上机场巴士的站口,然后两个人一别后就出了天大的事。“前天晚上,我休息回家后,我妈说我爸爸今天也有轮休,一家人难得一聚,到时候就包我爸最喜欢吃的水饺,可是水饺没有吃成,当天晚上10点左右,我和我妈正在家里看电视,他们大队的领导通知我们说我爸受伤了。结果我们守了一夜,爸爸还是没能挺过来!”看到自己的男友哭得有些说不出话来,郭涛的女友一边护着男友的妈妈,一边流着眼泪心疼地用纸巾帮着郭涛擦眼泪。

   邻居称赞

  老郭当这么多年警察没半点架子

  昨天下午,记者还赶到了郭胜利位于秦淮区大光路的家。在其楼下,不少邻居正在议论着这位执勤民警的牺牲,不少邻居神色黯然唏嘘不已,还有不少年龄大的老邻居已经眼圈发红。

  “我们和他家都是多少年的老邻居了,小郭的老父亲和妹妹也和我们同住一个小区,这孩子特别孝顺,不仅常常将家里做好的菜端到妹妹家给他爸吃,只要到了冬天,一有时间都是他带他老父亲去泡澡,而且当了那么多年的警察,在邻居里也没有半点架子,见了大人小孩都是笑嘻嘻的,怎么就会是这么好的孩子出事了呢?”在郭胜利警官家楼下,一位70多岁的张大妈,边说边抹眼泪,56岁的郭胜利在大妈眼里还是“孩子”。

  这时,一位60岁左右的大妈,急忙将险些哭出声的张大妈拖到一个墙角处,提醒这位已经上了年纪的张大妈说:“小声点,他家86岁的老爷子还不知道儿子出事呢,千万不能让他家老爷子感觉到,否则他肯定受不了这个打击的!”

  准儿媳追忆

  “他把我当女儿,可我还没来得及喊他一声爸”

  郭涛的女友金振艳作为一位没有过门的“媳妇”,站在这个为即将成为“公公”的人设的灵堂里,没有敢放声痛哭,只能强忍泪水用胳膊圈着男友的妈妈,并用手不停地抚摸着这位未来婆婆的手臂。

  金振艳告诉记者,她是安徽宣城人,和男友郭涛认识已经一年有余,每逢周末,只要郭涛休息她都会跟郭涛一起回家。“叔叔和阿姨结婚35年没有吵过架,每次看到叔叔对阿姨体贴有加,我都会想到将来和他的儿子在一起也会很幸福。”

  “叔叔对郭涛要求很严,但把我早已当成了女儿,阿姨知道我吃饭有些挑食,所以每次去他们家阿姨虽然给我讲挑食不好,但还是会尽量做好多我喜欢吃的。现在我最遗憾的就是在他生前没能喊他一声"爸爸"!”等金振艳说完这些,灵堂内郭胜利警官家的亲友都跟着流下了眼泪。

  金振艳接着说:“由于叔叔工作忙,一家人能够坐在一起的机会很少,本来我和郭涛已经商量好,等春节之后就考虑结婚,但现在叔叔却走了,我真的希望他能够亲耳听到我对他喊"爸爸"!”

  同事感佩

  他身体多病,却坚持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郭胜利的猝然离世,让和他并肩奋战的同事心痛不已。陈培告诉记者,老郭1982年从部队退伍到交警部门工作,1996年调到刚刚成立的沪宁高速大队,是南京第一代高速公路交警。“老郭平时工作勤恳,大队的任务从来都是不折不扣完成”,陈培说,老郭尽管身患胃炎、眼底动脉硬化、白内障等多种慢性疾病,但他看到大队民警年龄偏大、警力紧缺的现状,主动要求和年轻同志一个标准,参与高速公路的勤务排班。这两年,老郭在巡逻组,平时主要负责对7座以上客车和危化品车进行检查,以及对其他的车辆违法行为的查处,此外,还负责中山门到汤山一线的巡逻任务、管区道路事故处置,工作任务比较重,而且带有一定危险性,但他从未要求单位给予特殊照顾。

  为了照顾老同志,大队曾专门研究决定抽调他去较为轻松的社区交警服务超市工作。然而,老郭得知后主动找到大队领导,要求继续留在一线执勤岗位。他总是说:“我还有几年就退休了,就让我站好最后一班岗吧!”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对家人疼爱、对工作负责的老交警,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倒在了工作岗位上,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返回列表>

热点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输入两数之和!